Ella老师的脱单教学 附赠怼人课程

  • 时间:

  韩国女团从S.E.S到Red Velvet,已经发展到了四代,而中国女团至今可能只有2001年这一代。(《卡路里》虽然红,但火箭少女还需要时间证明)

  这些年中国其实并不缺少女子团体,但真正论全民影响力和市场号召力,或许只有Twins和S.H.E。2001年,Twins发布同名EP《Twins》,S.H.E发行首张专辑《女生宿舍》,从此这两个组合开始红遍大江南北。

  S.H.E伴随了很多人的青春,让人想不到的是看似最远离婚姻生活的陈嘉桦成了最早结婚的那位。而“在干嘛三个字有多暧昧”这条热搜让很多人第一次知道陈嘉桦的婚姻有多甜蜜。

  陈嘉桦和她老公赖斯翔相识已久,在确认关系之前已经有了三四年的友谊。但这段友谊是疏远的友谊,年长五岁的赖斯翔英文流利,作为朋友的朋友,这两人的交流仅限于陈嘉桦的英语求教。

  这时候,并没有我们想象的羞涩和暧昧发生。陈嘉桦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,还会发一下自己挤乳沟的照片亏一下对方(真的很Ella),对方也会发一个秀肌肉的照片作为回应。

  让陈嘉桦感受到磁场变化的是,两个人有次在田馥甄家看某个朋友的蜜月写真,在不经意间两人大腿相碰的时候,奇妙的感觉来了!!隔天的晚上,赖斯翔发来了一条简讯“在干嘛”。

  酸了酸了,是真的酸了。原来“在干嘛”的潜台词是“我想你”,芒妈搜了下微信聊天记录,顿时泪两行,仿佛错失了N段甜蜜的爱恋。

  已经感觉到气氛不一样的陈嘉桦,回的简讯是自己在家,没干嘛。于是赖斯翔就邀请她来一个KTV局。其实两人并没有关系熟到可以越过中间朋友,更何况这个局还是赖斯翔同事的。

  要是芒妈,面对这种可以料想到的尴尬情形,肯定就是选择躺在家玩玩游戏看看剧了,一个人也能快乐赛神仙。然而陈嘉桦告诉我们,想要稳稳的幸福,就要丢掉矜持。

  脸皮够厚的陈嘉桦老师勇敢赴约,而且还赴了无数个约。处于暧昧期的这两个人,一直找各种理由约会。例如,某某餐厅听说不错要不要尝尝,某某电影刚上映要不要看。能用来约会的名目这两人几乎都用了。

  之后两人就迅速火热发展。包括赖斯翔晚上送陈嘉桦到家后,要给一个拥抱;晚上会去女方家吃饭、吃完饭还闲聊看电视。

  然后过了一个礼拜,请注意,是一个礼拜。再次出现在陈嘉桦家门口的赖斯翔带了一包行李,里面装满了他的换洗衣物。从此,赖斯翔就没离开过。

  这节奏芒妈是有点懵的,这两人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关键环节?他们是不是还没确定关系?这里就要提及脱单的最后一个技巧。

  同样懵逼的陈嘉桦并没有扭捏的等男方开口。她直接问道两人现在到底什么关系,赖斯翔说“就是交往啊”。但是女生还是会在乎仪式感啊,陈嘉桦觉得如果没有正式开口问,那么两个人就只是暧昧的朋友,跟他们之前的关系并没有区别。

  然后赖斯翔当场就问了,“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吗?”。看到没,女生也可以大胆问。陈嘉桦的回答是

  芒妈又酸了,仿佛坐在高高的柠檬山上吃着老坛酸菜。总之,熟练掌握这三个技巧的陈嘉桦火速推动恋情发展,赖斯翔在与其恋爱了两月就有意想要提亲,这把陈妈妈吓坏了。

  在交往一年四个月的时候,两人顺利进入婚姻殿堂。看下面这张两人带娃吃汤圆的照片,真的甜掉牙了。

  陈嘉桦的恋爱史虽然甜腻,但依然可以看到她作为S.H.E鬼马担当的搞笑天赋。记者问她是否会给老公惊喜,她说她有次偷偷飞去上海,然后两个人就“很快乐”。

  感觉尺度有点收不住的她还问能不能聊。芒妈不差这点流量,这部分内容很可以聊。台湾省的记者朋友很懂芒妈的心态,很爱问她这类问题。

  是的,要论华语圈“怼”记者名场面,陈嘉桦绝对可以入选。看了怼人合集的芒妈表示,陈嘉桦很有成为德云社台柱子的潜质,反应灵敏不说,还幽默风趣不怯场。

  在某次展览中有关于S.H.E三人服装展览的部分,任家萱很担心自己的尺寸太大,想要找裁缝改小后再展出。陈嘉桦安慰她说“你的衣服放在模特身上刚刚好,不需要改”。

  同一场活动中有一排混血模特穿了陈嘉桦在MV中的华服,记者问她这些模特是不是差一点比她漂亮?(加上了“差一点”的记者求生欲很强)

  记者问她的嗓音唱起来是不是比较沧桑。她强行回答了两句后,送了记者一个瞪眼。

  快二十年过去了,陈嘉桦依然是那个带来欢乐的陈嘉桦。她和任家萱、田馥甄的感情也从未改变。

  她在提及另外两个好姐妹时,她会叫“老婆”;她在得知怀孕时,将她的喜讯称作“生父般的惊喜”;她在生产中和陪产的另外两人同唱《美丽新世界》。

  和当下女团整齐划一的精致感不同,当年还是中学生的S.H.E带着一股莽撞和天然进入我们的视野。如今任家萱在烧伤后已经成为更好的自己,田馥甄依然在耕耘自己爱的音乐,假小子陈嘉桦则成了搞笑辣妈。

  但S.H.E永远是S.H.E,就像她们歌中唱的“相信爱会永恒,相信每个陌生人,当我和世界初相见,当我曾经是少年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