触乐夜话:当任天堂做起手游

  • 时间:

  最近,即将接任任天堂社长的古川俊太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任天堂将更重视手机游戏,希望将销售额提升到目前的数倍,达到1000亿日元。

  任天堂要做手游,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,在岩田聪故去后,任天堂的策略就开始逐步转变,从绝不碰手游,到出现一些试水作品,再到出现重量IP作品,最后是现在的“将智能手机游戏事业作为将来收益的重要部分之一”。尽管也遇到不少挫折,但这一路线也算是清晰明确。

  手游的口碑向来不太好,但根据我的目测,玩家们似乎对老任出手游这个事倒是比较宽容,当然,这种宽容建立在游戏品质的基础上。无论规模大小,任天堂的手游作品都能获得还算不错的评价,尽管其中时常夹杂着“这不是老任的水准啊”这样的议论,但在一阵批判过后还是免不了“真香”的结局。

  说来也奇怪,正常来讲,我们应该从来不会说某个平台的游戏不好玩,而只会说平台本身如何如何:在这个年代,如果你喜欢玩游戏,在一个平台上几乎总能找到你喜欢的游戏。但是对于手游和页游则是另一幅光景,“手游不好玩”或“页游不好玩”至少在一定范围内能够让人达成共识。长久以来,手游与页游的口碑始终无法到达一个令人满意的位置,但是,手机或者是网页,仅仅只是游戏的承载方式而已。在这个手游滞销的年代,玩家们对老任的“宽容”其实也颇有一种“救救手游”的期许。

  多年之前,任天堂曾表明绝不做手游,宫本茂甚至曾经说过:“做手游最近几年或许不错,但50年后任天堂就不行了。”但现在,任天堂不仅做起了手游,而且还越来越重视手游业务。岩田聪在相当长时间内被描述为坚定的手游抵制者,但事实上,他给出的不做手游的理由是,任天堂的游戏研发始终是“软硬一体”的,将游戏移植到另一个硬件(智能手机)上是难以令人满意的。在这个前提下,岩田聪的坚持应该被理解为“不做不适合手机的游戏”,而非“不做手游”。

  而后,尽管任天堂自食其言做起了手游,但它给出的回答也算是达成了岩田聪“软硬一体”的承诺——让游戏适合其载体。尽管时常借用经典IP,但任系手游或改变了核心玩法,或截取了原作的某一侧面加以演绎,而不是简单粗暴的移植。

  以“宝可梦”衍生作品为例,《精灵宝可梦Go》侧重于AR的体验,强调实地搜集宝可梦的乐趣;《精灵宝可梦:棋盘之星》将对战缩小到棋局之中,将电子游戏元素注入传统的棋类游戏之中;《精灵宝可梦消消乐》则是一款宝可梦题材的三消游戏;《跳跃吧!鲤鱼王》专门选取了培养鲤鱼王这一片段,你的目标是培养一群只会咸鱼跳的鲤鱼王;而最新的《宝可梦探险寻宝》则弄出了方形宝可梦(因此被戏称为“方可梦”),主打挂机、编队、探险寻宝。

  在众多的宝可梦手游中,没有任何一部能让你产生“这可以替代原作”的感觉,它们或者是同一个世界观下的不同世界,或者是在正作中不会出现的一个侧影。

  在这些作品中,我最偏爱的是《跳跃吧!鲤鱼王》,一个少年,每天啥也不干,专注地训练一只又一只不停咸鱼跳的鲤鱼王,不断努力去夺得咸鱼跳跃大赛的冠军,最终站在咸鱼届的顶峰,成为当之无愧的王者,这是何等温暖人心的故事啊!我就不喜欢那些整天想着进化的鲤鱼王。

  话题又扯回来,既然任天堂的手游始终不做成那些IP的正作的样子,大概正作就还会是原来的样子吧。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手游对任天堂来说就像是一种周边,没错,以游戏作为游戏的周边。对陌生玩家而言,系统不复杂、简单有趣的手游是望向正作这个新世界的一扇窗;对老玩家来说,别具风格的手游则是熟悉的世界中未曾关注到的一个角落。

  现在,玩家们时常说,老任变了,这当然是真的。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追问,它是变了,还是被改变了,它变成什么样了呢?这些问题的答案当然是没有那么分明的。在很久以前,在《Miitomo》之前,我们就已经猜到了几乎所有游戏厂商都会加入手游竞争的这么一天,但或许至今,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。今天,我感觉任天堂要大力做手游这事还行,但若在层出不穷的手游之后迎来了主机游戏质量下滑的惨案,那我一定会捆住想剁掉的手来投反对票。